广河在线,广河新闻网,广河信息网,广河信息港,广河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广河历史 >

【百姓夜话】:在宝鸡的岁月(一)

时间:2018-01-14 08:2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www.bkjdt.cn
一九七六年底,我参加渭滨区驻石坝河基本路线教育工作队,三天会结束后进驻石坝河,开始为期一年的基本路线教育。这样的工作队每年都有,都是当时的区委派****下

一九七六年底,我参加渭滨区驻石坝河基本路线教育工作队,三会结束后进驻石坝河,开始为期一年的基本路线教育。这样的工作队每年都有,都是当时的区委派****下乡搞教育,每个时期都有每个时期的搞**,如四清运动,社教运动,再后来的批林批孔等等。区上往区属公社派,市上往县上派,那时的大部分****都去农村住过队。

石坝河

我不是****,却是局里和区上培养的对象,代替****去了。往年每个公社去十几个人,一个公社十几个大队,现在叫村。十几个人中公社留几个,其他人就分别到两三个大队住下,帮助队上搞政治抓生产,动静不大,成效一般。

我们这个工作队声势浩大,人员众多,基本工作队员八十多人,还有三十多人的医疗队(主要做计划生育),总共一百一十多人,主要由渭滨区教育局、****分局、工交局、粮食局、商业局、卫生局、渭滨医院这些局院的****医护人员组成。

当时,石坝河公社下辖十二个大队,我们八十多个工作队员全部分到十二个大队,医疗队不具体到大队,他们流动工作。我被分到王家河大队。从公社上去往南走第一个就是王家河,王家河上去是范家庄,再往南是孙家庄,再往南就是尖山。王家河有五个小队,也是自然村,一二三队在河西,四队在河东,五队在山顶,大队部设在三队,把我分到了三队,算是照顾吧。

在八十多个队员中,有十二个女同志,刚好有十二个大队,一个大队一个工作组,一个工作组一个女同志。我一到队上,队长就把我的行李搬到他家,所以我一直住在队长家

我们这次下来的主要工作就是基本路线教育,党的基本路线就是走****主义道路,坚持党的领导,就是四项原则。具体的工作就是领导班子建设,要整党整风,把不合格的清除出去,吐故纳新。班子含党支部、贫协、妇委会、民兵连、团支部。同时要对社员进行阶级教育、忆苦思甜,还不时的对地富反坏右进行批判斗争。还有一大政治工作即计划生育,这是重点工作。

那时在生产上,大搞农田基本建设,修梯田,修水利,工作队在张家沟搞了一个百亩梯田,每个队还有自己的梯田要修。植树造林,进行绿化,进行旱厕所的改造,推进水茅厕所的进展,春耕夏收等。允许每个队搞集体副业,增加收入。每家养猪存栏数不能低于两头。每个大队要建阶级教育展览室,所有都要验收。

我们工作队也有不少年轻人,以前都没搞过这些,下去也不知怎么干,当然由组长带着,组长基本都是各局的局长、主任。但我们每个队员分到小队,天天****着一队人的吃喝拉撒,又不能天天去找组长。工作队张主任讲工作就两点:一是团结****,二是掌握政策。简明扼要,精辟透彻,我记了一辈子。

我所在的第三小队在公路边,我去以后让在公路边修了个公共厕所,方便了路人和来大队开会的人,修的是水茅厕所,后来给队上萝卜地辣椒地浇粪都用这厕所的,农民家都是干粪。队长说萝卜必须用稀糞。这是我在队上取得的第一个成绩。

三队有十九户人,全部人数不到二百,是个小队。队上有四户人家是重度困难户,属鳏寡孤独的,家里都没有女人。我吃派饭,一家一天轮着吃,给那四家不派,其余十五家,基本每家一月两次。队长家是个四合院,有大门,还有另外两个出口,方便前后出行。大门外面不远处有口井,队上人都在那挑水,水井很浅,扁担吊着桶往上打水。

住了几天后,发现一个社员来挑水时就一个桶,另一头挑个破篮子,里面放个大石头以保**胶狻:罄矗浪姓爬闯桑庑杖恕U獯寤径家胀酢@闯沙さ蒙跏强啵砀1.8米,四方脸大眼睛,但他一条腿跛着,是个瘸子,每天一拐一拐去挑水。我问队长来成情况,队长说来成媳妇死了,有个男孩四五岁。后来我看见这个孩子了,长得很漂亮,又很懂事,天天提个篮子到地里拔猪草。

那时要求每家都得养猪,农民粮食不够吃,没有粮食喂猪,都去拔猪草。队上有几个初高中毕业的学生回队上劳动,十七八岁,男孩女孩都**跟我在一块,搞社火、演戏。我向他们打听来成的事,他们说来成媳妇有病,到清姜卫生所去看,在队上借了几十元钱,也没看好。清姜卫生所告诉来成,再拿一百多元,那意思是能治好,可是来成都欠了几十元了,再去哪弄钱?我问三队出纳(是个刚回来的学生)队上有多钱,出纳说有29元,还没我一个月工资多。来成用架子车把她媳妇拉回来不治了,没过多长时间就死了,当时孩子才两岁多。

我休假回家后,把我听说的这些事告诉我妈,我妈把我爸三双六成新的布鞋让我给来成,我拿到队上没亲自给来成,让队长给他。有一天,我从组长那开会回来,在大门外听见队长高声大骂,原话是:“你没皮没脸,没血没志,你不还钱我就拆你的房,溜你的瓦。”我不知他骂谁。一进院子,他看见我,不骂了,几天都这样。

后来,我明白他是在骂来成,来成欠队上钱。来成看我年轻,还给他送鞋,就不来为难我,直接去找工作组组长。组长让我去安抚来成,他找队长谈话。我第一次去了来成家,以后也再没去过。来成住在靠山根一个院子,院子很干净。看见我来了,来成没有表情,但态度明显较为缓和,让我进屋坐下。我坐在炕边,来成坐在门槛上,他家没有小凳子,更没有椅子。边说着话,我边打量屋子,感觉很干净。怎么个干净呢?明白了,他家没有东西,就一个炕,两三样家什,赤贫。民政局每年给贫困户补助,来成年年有,就一身棉衣。

(未完待续)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