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山在线,福山新闻网,福山信息网,福山信息港,福山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福山学校 >

江西永新被打女初中生:觉得自己给学校抹黑了

时间:2018-04-24 12:4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www.1.com
刚结束中考的黄小艳7月初就能拿到自己的分数,这个想做英语老师的女孩在提到成绩时会露出一丝羞赧。有人问她,如果将来做了老师,遇到类似施暴者这样的学生该怎

(校园霸凌,图片来自网络)

当黄小艳跪在9个女孩面前时,下午4点的阳光正炽烈。她们嬉笑着,而后威胁这个14岁女孩,不许告诉家长和警察,否则就把刚刚拍摄的视频传到网上。黄小艳答应了,她觉得有些丢脸。当天晚上,伯母见到了伤痕累累的黄小艳,她回答:“木头砸的。”

视频还是传到了网上,只有5分33秒,黄小艳被逼下跪,磕头道歉,自扇耳光。这段视频在网上掀起的怒火和舆论,像滔天巨浪,淹没了小县城里的11个家庭。

6月25日,江西永新县公安局对外公布了“6.22群殴女生视频事件”调查报告,1名刘姓的17岁女孩以寻衅滋事罪名被刑拘,1名文姓女孩未到案,另外7名施暴女孩已接受调查,返回家中。

在行动的不仅仅是官方。自6月22日起,网友对9个打人女孩的人肉搜索就一直未曾中断过。乱兵过处,躺枪者甚——永新贴吧的吧务不断接到网友投诉,称自己与本事件无关,却收到大量谩骂的短信和电话。

人们或许高估了人肉搜索。肇事的女孩,远非网友猜测的那般权势滔天;而一个个以打人者名义发出的道歉或挑衅贴,更多的是搅乱浑水的骗人小把戏。

舆论已经被搅成了一滩浑水。24日,网上曝出了疑似“打人女孩的色情视频”,虽然后来被证实是张冠李戴,但不影响这些视频凭借着“打人事件”攀上网络舆论高潮。在贴吧和微博上,“种子”、“留邮箱”和“32号/拖鞋妹”取代了“校园暴力”,成了事件的热搜高频词。几个永新吧的吧务们同时在线,开始删除黄色贴,但远远比不上发贴的速度,还给自己招来了谩骂——网友们怀疑吧务被钱买通,删了他们“正义的贴子”。

口角之争

这则打人视频原先只是在QQ空间里传播,直到一个名为“掌上永新”的微信公众号向它的订阅用户们推送了视频。在这条发布于22日20点51分的微信单页上,这个公众号称,自己接到了不下100位永新网友的爆料。

单页的内容非常简单——一则视频,加上标题《到底你们有多大的仇?永新一群初中女生群殴一名女生,实在看不下去了……》。直至30日,虽然这条单页上的视频已经不能播放,但阅读数已达到10万以上,而据永新一位官员的说法,自单页发布到第二天上班时间,一个晚上的阅读数就已经破了7万。

自媒体的传播力让人惊异。这座拥有约50万人口的小县城,推送当地社会新闻的微信公众号,如同一份当地的电子报纸,占据了居民的手机。2014年,中国的智能手机用户突破了5亿,手机互联网从大城市渗透进县城农村里,一个个自媒体如同散落在全国各地的信息发射源,像蛛网一般,把一个山区县城和拥有6.49亿网民的中国网络联结在一起。

一夜之间,黄小艳成了全国关注的女孩。她躺在永新中医院的病床上,还是觉得有些丢脸;她甚至向校长表达了歉意,觉得自己给学校“抹黑”了。

无论是在医院,还是在大伯家里,接受采访的黄小艳都是木着脸。她不自觉地捂着左耳,殴打造成的耳膜穿孔,让她的左耳嗡嗡作响。

整个事件的导火索,小得有些可笑——担任学生会干部的黄小艳,午休时间巡视时发现了正在说话的刘云,开口制止了她。这件事发生在大约11个月之前。

今年4月和6月19日,都有陌生QQ账号试图加黄小艳好友。黄小艳通过了,迎头而来的却是一通臭骂。争吵后的黄小艳服了软,向刘云道歉,却被强迫当面道歉,两人约在永新县城中心广场见面。21号那天,黄小艳见到了刘云,她身边还有8名女孩。

她们把黄小艳围住,在广场上推推搡搡,随后把她带进中心广场E网中心后的巷子里扇耳光,被一个路过的妇女制止后,她们又把黄小艳带去金鼎大厦天台上。那5分多钟的视频,据黄小艳说,只是将近2个小时殴打中的一小段。

与黄小艳同行的还有一名贺姓女孩,9个施暴者曾让这个女孩中途去买矿泉水,她顺从了命令,却没有报警。后来黄小艳才知道,在不久之前,这个女孩也被这群人殴打过。

一滩浑水

6月27日,永新贴吧的吧务们不得不选择关闭发贴功能。经历23日的“爆吧”(指在贴吧内不停地发无实质内容的废贴、水贴、垃圾贴等)后,这个原先掌管数千人小贴吧的吧主开始焦头烂额。

24日开始,涉及黄色视频裸照的贴子几乎霸占了吧里所有页面。他们自称人肉出了打人女孩的色情视频,开始分享起种子,留邮箱,甚至有人开始收费——10元买一套视频,驾轻就熟地如同在论坛里分享AV视频。

视频的真正主角已经在微博上辟了谣,依旧没有阻止谣言的扩散。她的视频仍被打上“永新打人女孩”的标签,而后在QQ群、贴吧里传播。在话题最热的那段时间里,微博热搜上10条中有3条就是与永新事件有关。

在贴吧置顶处,是一条南昌网警发布的《郑重通告》,称部分网友在此贴吧发布了含淫秽色情和人肉搜索的内容,劝其自行删除,并公告了可能带来的后果。网友们并没有把公告当回事,至少是在此贴下留言的网友们,他们用时下最流行的“然并卵”(指没有什么作用)对通告进行嘲讽,甚至以此证明“很有背景的施暴者”买通了官方。他们一直觉得是自己是代表着正义。

网民的愤怒积压已久。在今年上半年,媒体就已曝光了20多起校园暴力事件,几乎所有施暴者都会用手机录下受害者的惨状,甚至与被扒光衣服的受害者合影留念,像是征服者举起战败者的头颅,以此象征自己的胜利与荣耀。

大部分施暴者均不满18岁,有些远远小于最低刑事责任年龄14周岁。网友们质疑施暴者是否能得到应有的惩罚,而非“批评教育”了事,他们甚至将《未成年人保护法》讽刺为《未成年“人渣”保护法》。华东政法大学宪法学教授童之伟在微博上发声,认为最低刑事责任年龄应当降低,“这一规定日益脱离中国社会实际。因为营养等原因,少年早熟很普遍、体力智力远比过去好。”

6月23日,永新官方发布了事件通报,称会“对涉事女生加强教育,严肃处理”。这种处理结果自然讨不了网友们的欢心,他们觉得政府处理太轻,甚至怀疑政府被“收买”。网友们开始启动人肉搜索。

这项发源于猫扑网的搜索机制,从2006年虐猫女事件开始,几乎所向披靡。在2016年5月份的“成都女司机被打”事件中,人肉搜索让被打入院的女司机承受了巨大压力,不得不站出来,向全社会道歉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